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动态
【新时代奋斗者】梁镰芝:不羁的人生创作无羁的艺术底色
  • 2018-09-10 15:37
  • 来源: 新闻中心 沈知尚
  • 发布机构:新闻中心
  • 【字体:    


在广州市从化区,有一条历经百年的钟楼古村,那里远离广州市中心的繁华喧嚣,人迹罕至,荒废已久。在这条败落宁静的古村里住着一位潜心作画的年轻画家,他就是青年画家梁镰芝。
    梁镰芝1985年出生于龙门县龙田镇,是龙门县2006年美术类高考状元,2009年获得第四届探索者水彩画展全省第一名。201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水彩专业,多幅作品被国内重要美术馆收藏。2009年至今师从世界著名抽象画大师郑凯先生,研习抽象画。现为广东省美术教育协会理事、从化古村落文化研究保护协会会长、中国美术研究院艺委会会员,曾多次参加国内开展的大型美术展览,获得不错的奖项。2017年举办了“不一样的风景”“肆意温冷”梁镰芝油画作品个展,并获得艺术广东组委会颁发的广东新锐艺术家奖。

一张花被子启蒙青年画家梦
    一头长发,扎着小辫子,下巴蓄着三寸长山羊须,梁镰芝的外型几乎是艺术家的“标配”。独居于有着160年历史、颇有点阴森气息的碉楼之内,这位山村画家已经度过了6年的光阴。每当画室里交响乐响起,这位有些孤僻的画家就开始创作了,“画画必听音乐,这是我的习惯。”
    梁镰芝出生于龙门县龙田镇,6岁开始学画画,中考后成为绘画特长生,2006年成为龙门县美术类高考状元,后考入广州美术学院。他先是专攻国画、书法、水彩,后来逐渐迷上西洋油画,2010年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
    说起接触绘画,梁镰芝表示,起因是缘于以前家里的花被子。“小时候很喜欢家里的花被子,觉得它色彩鲜艳,图案丰富,就照着图案画在画纸里,发现自己也能画画,感觉很有成就感,就引发了自己画画的兴趣。到了初中,老师经常拿自己的画作展示给同学看。”梁镰芝表示,自那时起,才发觉自己也有绘画方面的天赋,对绘画起了莫大的兴趣,中考的时候就以美术特长生的身份考入龙门中学,2006年还成为龙门县美术类高考状元。
    据悉,梁镰芝当年高考时报考了天津美院并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到广州美院就读。他表示,广州美院是中国八大美院之一,是华南地区唯一一家较为专业的艺术院校,当时父母也担心自己一个广东人到外省生活会不习惯,希望自己留在广东读书,所以就选择了广州美院。
    梁镰芝表示,广州美院的艺术类氛围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平台,图书馆里面的丰富资源是其大学四年来最大的收获。“我记得当时的辅导老师对我们说,大学四年你们能读完图书馆十分之一的资源就已经很厉害了。进去一看,国内国外各类名目的专业书籍都有,才发现老师没有骗我们。于是我发誓要成为老师口中最厉害的人,就拼命看书,到最后我看了整个最少二分之一的书。”说起当年,梁镰芝颇为感慨,认为自己当年还是一个爱学习、爱读书的好学生。

一位名师让传统画家成了艺术“叛徒”
    在广州美院,梁镰芝接受着正统的国画、书法、水彩绘画教育,如无意外,他的人生会如父母所期望的那样走下去,找一份正统职业,做美术老师,业余时创作画作。然而,梁镰芝并不满足,直到,一位名师的出现。
    “大学时期的我,对艺术充满了渴望与狂野,国内美院传统的具体、意象的画风已远远不能满足我对艺术的追求与探索。”梁镰芝说,他曾经是一个艺术叛徒。他背离了美术学院教育体系所灌输的传统具象的唯美价值,将触角伸向了意象绘画。然而,意象主义美学的某些束缚令他更加向往自由,于是他再次反叛,他走向了抽象绘画的无边疆野。而2009年与美国华人艺术家协会主席郑凯的结缘,是他走上抽象画学习与创作道路的“导火索”,从2009年至今,他师从世界著名抽象画大师郑凯先生,专修抽象表现主义画作。
    从水彩画到油画、从具象到意象还到抽象,任何华丽的转身都需要经历抽丝剥茧般的痛苦,梁镰芝在“转变”的时候同样如此。“最痛苦的是,自己有满腹思想想画却画不出。”梁镰芝说。他平时的绘画练习并不是一副具象的画作,而是一个个“格子”。在他展示给记者的练习本中,其中不少是经过反复修改过后的作品。从一开始的12格、24格,甚至是96格,梁镰芝仔细探究着点线面的关系与色彩的均衡以及画面的布局。他认为,一幅好的作品,是能够准确地把握色彩、空间与气场的关系。
    从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的绘画,是一个毫无必然关联的多维体系。梁镰芝表示,他之所以背叛了前两者,取决于他创作思维中跳跃的因素,而当这些因素从跳跃状态坠落时,必然落入人的思维空间所感知到的常态化模式,这令肆意想象已成习惯的梁镰芝很不喜欢。他做了很多关于格子的研究,他把“色彩和空间的气场研究”作为他孤独时期唯一的伴侣,他不停地与气场和空间较量,并在此发现了自己对油画理论的另一种理解。
    梁镰芝在作品中肆意体现个性,这是他自由生长的情绪给了他越来越多表达的勇气和方式。梁镰芝的绘画之所以没有变得更像谁或者更接近谁的艺术风格,正是由于他从具有蒙德里安新造型主义的表现情绪出发,在无意识的、随机的、纯表现主义的艺术语言中,为自己找到了情绪发泄的出口。
    “油画和抽象画让我更能释放和展示我的内心想法。抽象没有约束,我在进行抽象画创作当中,我发现我是在寻找自己,而不是在刻画这种静物或物像本身。两者对比中,我更愿意去寻找我自己,而这个过程当中我是快乐的。”梁镰芝表示。

一幢古炮楼开启别样艺术路
    2011年11月,在一位广州市博物馆文博专家的带领下,梁镰芝来到了从化太平镇旁的钟楼古村采风。这座年代久远但保存完整的古村落深深地把梁镰芝吸引住了。而这个钟楼古村,村民们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集体迁出,只留下49座保存良好的老屋和一栋高约20米的青砖碉楼。
    “钟楼古村的房屋格局和我的‘格子’想法不谋而合,虽然这种安静有点可怕,但更能让我创作和思考。”梁镰芝是目前整条古村里唯一的住客,他说自己选择住在这栋老屋,只因与它“一见钟情”。
    钟楼古村共有49栋房屋,1座碉楼,1个祠堂,全为青砖构成,而整座村庄最醒目的就是东北角的那座高约20米的碉楼。站在楼上可以俯瞰整个村庄,更能与远处的太平镇遥遥相望。上世纪90年代,因为房屋年久失修,村民陆续搬到路对面的新村居住。待梁镰芝来到这里采风时,整条古村已是荒无人烟。
    “当时我就见到满屋子的杂草、巷子的青石路上布满青苔,如今我住的这栋碉楼则被村民用来养猪,整个村庄的样子是荒凉的,但那种因年代久远而具备的特殊气质却深深吸引着我。”梁镰芝说,他对这座碉楼是一见钟情的,几乎是在采风回广州市区的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要租下这座碉楼作为他的工作室。
    花两个星期办完租赁手续后,梁镰芝便开始着手修缮这座碉楼。在维修时,梁镰芝基本都是以修旧如旧的方式进行。经过基本维修,古楼大致状态还算保留了下来。“修旧如旧,是我对这幢古楼最基本的尊重。”
    古楼的每一层有三个房间,一楼的正厅是梁镰芝平常接待客人和画油画的地方,里间用来写毛笔字和画国画;二楼的正厅则用来举办一些绘画活动,里间是他的卧室,老房子蚊子多,梁镰芝卧室几乎常年挂着蚊帐。在碉楼住下后,梁镰芝还养了一只猫作伴,还专门帮它搭了一个猫屋。
    走进工作室,墙上挂了梁镰芝的那些色彩缤纷的油画。室内弥漫着交响乐的旋律,空气中飘散着几缕铁观音的清香,偶尔还有浓烈的咖啡香气,与颜料搅和成一团。一人一猫一画室,梁镰芝成了别人眼中的“钟楼怪人”。
    “在繁华的大都市住厌了的人,极度向往安静的隐所,在古村的炮楼创作,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但是创作灵感却异常丰富而特别,而且住在这里觉得特别心安。心无杂念,唯有看书画画,写写涂涂。”在漫天星光与四下鸣蛙的夜色中,在雨声伴着交响的合唱中,在电台沙沙与寂夜希音的宁静中,就这样,梁镰芝在古村里一呆数年,创作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作品。在这里,梁镰芝与孤独为友,与寂寞为伴,但梁镰芝坚信,只要心不寂寞,人就不会寂寞。
    即便身为一名画家,梁镰芝却从未“两耳不闻窗外事”,他还是“全国古村之友”的志愿者成员。自入住钟楼古村以来,梁镰芝积极地为钟楼古村的保护奔走相告,而他本人前前后后也为古村的维修投入了二十多万元。在他看来,“一个合格的画家不只是会画画,而且要有社会责任感。”

自我博弈,游走于无羁的思维空间
    梁镰芝提到了自己的创作源泉。他说,他喜欢听着音乐作画,音乐所能提供的舒缓情绪是他创作的源泉。“我通常听的是交响乐,我的画笔所描绘的,只有三样东西:音乐、情绪以及记忆。”虽然身在古村、住在碉楼,但梁镰芝说,他从来没有画过它们,这栋160年的建筑,只是他创作的载体,而非绘画对象,“大概是‘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吧,我的画色彩还是太明快了,毕竟我还年轻,但古村、碉楼的色调却是晦暗的,等到哪一天我离开了这里,或许会把它们画下来。”
    看梁镰芝的绘画作品,对于普通人来说似乎有些晦涩难懂。对此,梁镰芝表示,其作品通俗来说就是以一个抽象的视角再现一个独特的风景或景观。“我的作品目前游走在抽象与意象之间。有些时候很晦涩难懂,但大体能够找到一些自然的痕迹。”梁镰芝说,他最近的作品所表达的是一种色彩与空间的气场关系,主要阐释的是色彩间的组合在二维平面中其所传达的人文思考。梁镰芝经常使用几大补色关系在一个画面内进行强对比,让色彩、形体、笔触等在画布上以其为主导的多元交流的冲突中达成协调和谐的统一气氛。
    目前,梁镰芝的画作有格子系列、景观系列、蓝调系列等等。这些画并无实象,描摹的更多是心境,“比如蓝调系列,就是我想到去年我到海边采风的时候,大海留给我的感受。”梁镰芝说,他画画并不讲究速度,而在于完美。“在我们美术行业有一句话是‘高手不在于你画得有多出神入化,而在于你知道什么时候停止。’”虽然一般艺术家都会为了追求意到而放弃重复啰嗦的步骤,但梁镰芝有时候画完之后还是会随心作一些修改,因为在他看来,“绘画是一种纪实状态,是一场自我博弈,随着状态和时空的改变,思维也会发生转变。”
    作为创作者,创作灵感通常是一种缥缈难持的事物,很多人一直在苦苦追寻着创作灵感。而对于梁镰芝来说,他认为依靠灵感来创作是一个不可靠的行径。如何获取灵感,梁镰芝称其做法是积累灵感,让身边相遇之事都成为灵感的信使。比如路边偶遇的七色小花,比如墙角初黄新芽,比如蟀鸣又遇蛙唱,再如秋夜悄然雨寒……用心去感受,并把它的味道寄存起来以作为灵感库源,灵感自然来协助创作而不是要自己去挖空心思寻觅它。
    “我比较常游走,大自然景象,目之所及,酸甜苦辣,五彩缤纷,全然记之于心。加上,我的工作方式比较特别,我甚至可以在自己的画面中找到下一步开始的足迹。”梁镰芝表示,多观察、多思考、多阅读也是培养灵感的好方法。有好的灵感可以画张杰作,没有大感觉也应该画张作品出来。这才是艺术工作者的本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